关注中国家具网微信公众号

“共享家具”来袭 专家不看好 来得快 走的快

2017-08-30 [www.jiaju.cc]
继摩拜、ofo刮起了共享单车的风暴之后,共享汽车、共享雨伞、共享书店等一大波共享产品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一时间,“共享经济”在各行各业炸开了花,成为了当下互联网时代的新风口,且不论市场上这些共享产品是不是都靠谱,反正,哪怕强行蹭热点也能带来曝光率。

家居租赁攻入互联网平台

现在,家居业也不袖手旁观,共享家具开始走进了大众视野。

298元/月,租赁沙发、茶几、电视柜、鞋柜、衣柜、书桌等九件套,足以满足一房一厅所需要的家具配置。租赁到期后,有专人上门把这些家具运走并返厂维修更新,以供下一位租客使用,这就是深圳dorm多么美嘉提供的“共享家具”。

除了主打个性化的套餐服务外,还有不同风格、款式、质量的家具单品租赁,租金从十元到百来元不等。用户可以通过PC、微信下单,dorm会在72小时内将家具送到安装摆放好,租赁到期后一旦客户不再需要全部或部分家具时,dorm会负责上门将这些家具运走。

创立于2016年的dorm,对其自身的解读是“一个懂设计的互联网家具租赁品牌”。其母公司是一家着力于深圳本土的一站式场景家装设计公司,dorm不仅仅提供家具租赁服务之外,还负责家具的设计和生产,主打面向青年品味的个性化时尚家居用品。

今年四月,dorm还与中原地产达成合作,全面进驻中原遍布深圳的400间地铺,借助房产中介集中地推。

与dorm类似的互联网家具租赁平台还有创立于北京的抖抖家居以及杭州的包租喵。

抖抖家居于今年6月创立,起步较晚,但目前已获300万元天使轮融资,抖抖家居的主要运作模式是,以家具租赁、以租代买、以租转买为切入点,成为家具租赁的流量入口,引入第三方商家接入平台,为用户提供全品类家居产品租赁,包括空调、彩电、洗衣机、家居装饰物等。

目前的抖抖已与多家房租分期平台达成了战略合作,除了为房租分期用户提供家具租赁服务外,也为公寓、酒店、中介、房东提供定制的家具租赁服务。

包租喵的运营模式与提供的产品服务与dorm类似,主要面向C端消费者提供家具租赁服务,但包租喵也将长远的眼光放在公寓、酒店、办公场所等大客户身上。

“共享家具”瞄准用户痛点

据链家研究院发布的《租赁市场系列研究报告》预计,全国正在通过租赁房屋来解决住房问题的人口比例占比30%,一线城市达到40%,而深圳的租房比更是超过60%,租赁人数约在1300万。

在租房人群中,超半数以上的租期在1—2年内,租期短的特性导致的最常见的痛点是房东倾向于放置老旧的、质量差的家具;而另一方面,对生活品质要求越来越高的年轻人,想自购新家具的租客,又面临着搬家处理麻烦,自买划不划算的顾虑。

目前来看,共享家具的租赁模式和价格,非常适合房东、短租客群体,借助互联网平台租赁,降低了一次性购买门槛,以方便、低价、短期的特点,为无力买房但追求生活品质的都市租房族提供了一种解决方案。

但共享家具的推广同样面临着许多难题,家具租赁按月起步,租金按月缴纳,现金流回笼慢,盈利时间被拉长,家具又属于低频次的耐用消费品,采购成本高,流通率低容易产生一定的库存量,其中的折旧率难以进行评估,也面临着翻新维修、物流等高额成本。

共享经济本质还是租赁经济

在国内,互联网家具租赁才刚处于起步阶段,但在美国、日本和印度却已取得了较为成熟的发展。例如印度较知名的家具租赁平台Furlenco,Furlenco成立于2012年,在2015年,Furlenco便获得了600万美元的融资。其目标人群是年龄在22—34岁间的学生,初入职场的新人,及因工作需要经常更换工作地点的人。Furlenco较强的供应链体系是维持其运转的核心,Furlenco能负责所有家具的设计和生产,产品是以特定的价位设计和制作,在市场上,不太容易找到同价同质量的家具,并能对家具进行完善的二次处理,提供及时的维修和回收服务。

产业时评人张书乐认为,所谓的共享家具是一种以共享为名、租赁为实的伪共享生态,本质上就是借助互联网作为了一个方便租赁产品的新入口。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共享家具如果没有扎实的盈利模式,趁着这股风快速铺开市场,则“来得快,走的也快”。

但在多么美嘉的创始人兰皓看来,这是一个“慢养”的产业,不像共享单车可以一下子批量生产,行业性质决定了他们是要守在那等用户的,等的过程中打磨好服务完善好供应链。况且一个产品能否生存,不在于其挂靠的是什么概念,而在于真正为用户解决了什么痛点。
感兴趣? 更多分享方式
使用微信/QQ“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